愿景和琐事的媒婆

当毛主席领导人民翻身闹革命时,起决定作用的农民兄弟对土地改革的兴趣远大于缥缈的意识形态。

当基因从一代传到下一代时,驱动大多数参与其中个体的并非是延续所在物种的意识,而是对性的欲望。

当区块链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了去中心化的信任机制时,这仅仅是各个参与方自我利益最大化的副产品。

当比特币终于家喻户晓时,并非因为每个人都开始理解数字货币内在的价值并认可其可能对这个世界带来的深远影响,而是大众的投机热情。

总有人负责提出宏大的愿景,但其实现往往要通过世俗琐事。而联系这两者之间的,或许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玩味的东西了。

Written on December 9, 2017